菽庄花园-厦门鼓浪屿菽庄花园,钢琴博物馆门票照


菽庄花园简介

  菽庄花园原本是台湾富绅林尔嘉的私家花园,50年代起开辟为公园,近年来又建了许多的设施,面积也扩大了3000多平方米,是颇有特色的海滨公园。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清政府战败后,被迫签订了屈辱的《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可台湾军民拒绝割台,总兵刘永福等带领着“黑旗军”进行奋力抵抗,腐败的清政府又下令驻台官兵回大陆。时任台湾垦抚兼团防大臣的林维源不敢逆旨,于1895年全家内渡,定居于鼓浪屿。林维源,原籍龙溪,其先祖于乾隆年间赴台湾淡水垦殖发家,在台北建有“板桥别墅”即林家花园。其子林尔嘉从小就生活在那里,别墅里的一切都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历史沿革

  林叔臧祖籍福建龙海角美,先辈迁居台湾淡水,在那里建有一座宏伟绮丽的花园---板桥别墅。林叔臧少年时代在那里渡过。1895年,清朝依“马关条约”,割让台湾给日本,叔臧的父亲不愿当亡国奴,愤然举家迁回鼓浪屿。林叔臧曾任六年的厦门保商局总办兼商会总理,热心地方实业,提倡创办公用事业,资助公益事业。随着年岁渐长,乡愁倍增,他决定选藏址建造一座花园,寄托对“板桥”以及台湾的怀念。1913年聘名师巧匠,建造菽庄花园。 1905年林维源去世,林尔嘉继承父业。1913年,他为怀念台北板桥故居,选定鼓浪屿金带水之湄,草仔山之下的一面坡,仿造台北板桥别墅,参照江南名园修建花园,取名“菽庄”,乃主人“叔臧”的谐音,也是“稻菽主人庄园”寓意,因为林尔嘉的祖先是以垦殖发家而富甲台湾的。他花1万银元的“润笔”费,请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题写“菽庄”园匾。 林尔嘉对花园的结构布局精心设计,力求再现台北板桥别墅的风貌,又具江南园林的韵致。他利用一块不到十亩的坡地,创造出宽阔的空间,把能看到的景色全纳入花园的怀抱。花园内设置眉寿堂、壬秋阁、真率亭、四十四桥、听浪阁、顽石山房、十二洞天、亦爱吾庐、观潮楼、小兰亭等十景,小巧别致,自成一格。

  1945年抗战胜利后,林叔臧思念家乡和亲人,因此返回了台湾,1951年林叔臧在台湾逝世。1956年7月1日林叔臧的亲人把花园献给国家,成为公园。鼓区政府对菽庄花园进行全局修迁缮、扩建。建听涛轩(现为钢琴博物馆),蛇岑花苑,恢复了林叔臧的铜像,建起了海滨廊道及知音广场。使古老的公园保持青春与朝气。

园林艺术

  菽庄花园集世界园林艺术十大特点中的三个最有艺术个性的特点于一园,是很难得的。第一个特点是“藏海”:就是人走在路上见不到海,到了花园门口甚至进了门仍见不到海,一堵黄墙挡住了视线,待到转出月洞门,绕过竹林,突然“海阔天空”,取得突然见海的惊奇效果。先把海“藏”起来,而后大海奔腾聚至,引人踏海而行,来到海中的“观潮楼”,观赏海景,真是豪情满怀,可惜观潮楼被台风吹倒后一直未能恢复。瑞士园林专家参观菽庄花园后说:“我们只有藏湖,而厦门有藏海,十分难得。”菽庄花园的第二个特点是“巧借”:是林尔嘉把临海的坡面,海湾里的礁石,涨落的海水全部利用起来,围地砌阶,造桥建亭,使原本十分狭窄的一个小海湾,借四周自然美景为铺垫,变成涵纳大海,颇有层次,视野宽广的海上花园。这在中国的任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公园都无法领略到如此美妙的意境和情趣,这是菽庄花园最秀人的地方。

   在这里可以看到汹涌激越的海浪,澎湃往返;远处的南太武,近处的担屿、青屿、浯屿,烟波浩渺、风姿绰约;前方的日光岩,英雄山乃至海沧的嵩屿角都成了花园的外景,构成一幅动感的立体画,十分秀美。菽庄花园的第三个特点是:“动静结合”:林尔嘉对动与静的处理也颇为独到,坡面建一片假山,按地支分裂为“十二洞天”,洞洞相联,让孩子们去追玩,显出跳动出没的动景;坡边建有小亭小阁,休息观景,表现静雅的环境。海潮的流动,长桥的安卧,岸上花团锦簇,海中百舸争流,都体现了动与静的交融与和谐,匠心独具!还有林尔嘉把台北板桥别墅的小板桥也搬了进来,把眉寿堂,壬秋阁等建得小巧玲珑,采用重檐歇山顶,飞檐翘角,琉璃粉墙,小桥流水,淡雅高洁,与海色、山色、天色浑然一体。组成了风格统一的中国传统园林建筑群体,使整座花园既有江南园林的秀美,又兼闽南园林的亮丽。

建筑特点

  菽庄依海建园,海藏园中,傍山为洞,垒石补山,与远处山光水色互为衬托,浑为一体。所造楼台亭榭不一其形,迦桥低栏,形若游龙。园内看海,波浪拍岸,依栏远眺,极尽山海之致,复有岩洞之幽,鲜花满径,绿树成行,为难得之胜景。

  花园建造分藏海园、补山园两部分。主要是以园藏海,以园饰海、以海拓园、以石补山、以洞藏天。进园,便有横墙一堵,挡住游人视线,把海藏入园内。

巧借

  林尔嘉把临海的坡面,海湾里的礁石,涨落的潮水,全部利用起来,围地砌阶,造桥建亭,使原本十分狭小的海湾,借四周自然美景为铺垫,变成涵纳大海,视野宽大,颇具层次的海滨花园。特别是走在四十四桥上,面地辽阔的海空,谁也不感到其小,却感到花园之大。远方的南太武,山下的屿仔尾,罗列的担屿、青屿、浯屿,眼前的日光岩、英雄山,前方的海沧嵩屿角以及翻飞的海鸥,都成了花园的外景。四十四桥上的渡月亭,是菽庄观海赏景的最佳点,每逢中秋,夜深人静,海浪轻摇,欣赏那海色月色,真乃人生乐事!

  菽庄花园近年又新建了许多设施,规模也扩大了。特别是将听涛轩改建成“钢琴博物馆”,展出由鼓浪屿旅澳收藏家胡友义先生毕生收藏的世界名古钢琴30台,其中有十九世纪上半叶美国制造的“士坦威”,奥地利的“博森多福”,德国皇室专用的皇家钢琴,稀世珍品镏金钢琴,世界最早的四角钢琴,最大的立式钢琴,最老的手摇钢琴,脚踏自动演奏钢琴,八个踏脚四套琴弦钢琴,表现了一百多年来世界钢琴的制作技术和发展水平,这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钢琴博物馆使鼓浪屿琴岛名符其实,增添光彩!

  藏海园有五景:即眉寿堂、壬秋阁、真率亭、四十四桥、招凉亭;补山园也有五景,即顽石山房、十二洞天、亦爱吾庐、听潮楼、小兰亭。以后又陆续建小板桥,渡月亭、千波亭、熙春亭、茅亭、 扇亭等。

  菽庄花园建于1913年,是台湾富绅林尔嘉为怀念台北板桥故居而修建的私家花园,他仿照台北板桥别墅,参照江南名园修建花园,用他的字叔臧的谐音命名为“菽庄”。花园内分为藏海园和补山园两部分,各造五景。瑞士园林专家参观菽庄花园后赞赏不已说:“我们只有藏湖,而厦门有藏海,十分难得。” ,菽庄花园还被誉为“中国最美的滨海园林”,以“菽庄藏海”命名的菽庄花园是厦门二十名景之一。

  钢琴博物馆坐落在菽庄花园内,是国内第一家专业展示各国名古钢琴的博物馆。钢琴博物馆共分2个展馆和一条钢琴长廊,展出的近百台古钢琴均由原籍鼓浪屿的旅居澳大利亚钢琴收藏家胡友义先生提供,展现世界钢琴发展史,以传播钢琴音乐知识,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凸现鼓浪屿音乐之岛、钢琴之乡的形象。

  钢琴长廊依借鼓浪屿菽庄花园后墙一段院廊而建,起于钢琴博物馆二馆,止于花园后门,1.7米宽,31米长,11间琴室由高向低,蜿蜒错落。虽然是封闭式的,但从通透的玻璃幕墙和圆窗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钢琴和所有景物。琴廊中多是根据长廊琴室的特点选放的立式钢琴。每间琴室都根据摆放钢琴的制造年代,选配了同时代的相应装饰,有配套的琴凳、烛台,有当时的名画,有同时代的乐器曼陀琳,还有法国路易十六时期精美的金铸座钟。一架美国产的小型三角钢琴“蝴蝶钢琴”,琴盖打开后整架琴犹如一只张开翅膀的蝴蝶。最难得的是一间摆放19世纪末澳大利亚产哈士伯琴的琴室中,墙上的镜框里镶着琴主人澳大利亚钢琴家麦金?泰斯1924年在英国伦敦音乐学院被授予的演奏家文凭。钢琴长廊的最后一间命名为“许斐平琴室”,以纪念从鼓浪屿走向世界的著名钢琴家许斐平。这间琴室中摆放的是许斐平从小学琴时使用的上个世纪初产自德国的一架纳森士琴。

  钢琴博物馆内的每架钢琴都有着它的特色及收藏故事,其中最为典型的有二馆的“布鲁斯纳”、世界上唯一的“艺术钢琴”、“思乡琴”及一馆的古钢琴之父“克莱门第”及自动钢琴“威尔坦”等。

  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是新中国第一家私立博物馆,1996年在北京获政府批准成立,1997年1月正式对外开放,现在有3个馆址,北京馆(机场辅路)、杭州馆(河坊街131号)和厦门馆(鼓浪屿菽庄花园内)。这里的观复古典艺术馆厦门馆由著名的收藏家马未都创办并任馆长,于2005年10月2日开馆。馆内有40多件辽、明、清三代家具,10余件瓷器。“观复” “观复”取自老子《道德经》之《归根篇》:“万物并作,吾以观复。”意思是:我坐在这里看着世界万物的轮回。观是观看,复是反复,观复就是反复观看。1.辽代家具展: 辽代(公元916年始)由游牧民族统治,我们可以看到中华民族从席地而坐到垂足而坐的一个演变过程。罗汉床:明清时的罗汉床位都较高,这个床是辽代的,很矮。罗汉床放置在书房里,中间摆炕桌,主要的功能是待客,人们盘腿坐在上面喝茶聊天,累了可以在上面小憩,但不是正式的睡具,有点像现在的沙发的用途。灯挂椅:因为椅子的搭脑处形似南方悬挂灯笼的高粱竹制灯架而得名。山西的辽代壁画:画上面中间两位任务所盘腿坐的正是罗汉床家具。中国古代起居方式:讲述了中华民族是唯一改变过生活起居方式的国家。2.黄花梨交椅: 成为交椅是因为椅腿交叉,“坐第一把交椅”,说的就是这种椅具。交椅是皇帝的专坐椅,后期人们将其视为是一种权利和地位的象征。3.红木攒拐子团寿纹宝座(清代)4.雍正粉彩团碟碗 粉彩始创于康熙晚期,在生产五彩的基础上,受珐琅彩工艺的影响而繁衍出来的又一种粙上彩瓷器。这是雍正时期所烧制的官窑碗,雍正官窑粉彩瓷所挑选的白粙素瓷碗是“百里挑一”的上品。这个碗所绘图案层次分明,生动逼真,所施彩色很多,有十几种颜色。生动写实,蝴蝶的斑纹、容貌、眉须腿脚,均活灵活现。

  壬秋阁----建于1922年,即农历壬戌年。得名于苏东坡的<<前赤壁赋>>中“壬戌之秋…… ”。 “至哉观古乐,大矣会文人”其楹联赋予了此阁中华文明的光彩。

  林尔嘉对动与静的处理也颇为独到:坡面一片假山,按地支分列为 “十二洞天”,洞洞相连,让孩子们去追玩,显示出没的动景;坡边建有小亭小阁,休憩观景,表现静谧的环境。海潮流动,长桥安卧;岸上花团锦簇,海中百舸争流。这些都体现了动与静的交融与和谐,可谓匠心独具。

  四十四桥----凌波卧海,宛若游龙的四十四桥,做为藏海园的主体,是园主人四十四岁时所建,故称为四十四桥。“四四桥阑似曲廊,左山右海却深藏”。 走在四十四桥上,面对辽阔的海空,汹涌激越的海浪,谁也不感到其小,却感到花园之大:远处的南大武,海中的担屿、青屿、浯屿,烟波浩渺,空蒙绰约;前方的日光岩、英雄山乃至海沧的篙屿角都成了花园的外景,构成一幅富有动感的立体画,十分灵秀。在中国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公园都无法领略到如此美妙的意境和情趣,这也是菽庄最诱人的地方。

  四十四桥上方横卧一巨石,似是摇摇欲坠,实是稳稳地叠在石座上。巨石上的石刻“枕流”二字取自“>芦溆飞花随水出,枕流石畔晚潮香”,从而这块巨石便叫枕流石。巨石的另一侧则镌刻着“海阔天空”四个大字。

  林尔嘉,1875年生于厦门,1880年去台湾,1895年随父回鼓浪屿定居。他于1905年任厦门保商局总办、厦门总商会总理,发起建设厦门的电话、电灯、自来水等公用事业。他于清末捐巨款晋升为侍郎,1914年任全国参议院候补议员,1915年任厦门市政会会长,对厦门的城市建设多有贡献,曾连任鼓浪屿工部局 “华董”14年。抗战胜利后回台湾定居,1951年去世,终年77岁。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