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庆别墅 - 幽静优雅,与鸟蝉共眠的桃花源


林文庆别墅坐落在幽静的笔山路上,有一幢依山而筑的欧式别墅,这是厦门大学第一任校长林文庆于1921年修建的住所,现在地址编为笔山路5号。

林文庆是个传奇式的历史人物,一生多姿多彩。他是一代名医,又是勇于开拓的企业家;是雄辩滔滔的立法议员,也是移风易俗的社会改革家和教育家;是忠实的新加坡国民,不知疲倦地为侨居地华人请命,又是赤诚的民族主义者,始终心系故国,支持中国的维新变法并投身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他一生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在我国辛亥革命史上和新加坡华人史上,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别墅挺立于笔架山顶,二层加地下隔潮层。立面也不是一个平面,而是按地形错落,自由而随意。别墅前有长长的双向花岗岩蹬道直上前厅,蹬道西面依花岗岩壁而行,设计真是独到。前厅平台侧边有一株茂密的千年樟,掩映着前入口。前厅的屋面是一个诺大宽敞的大平台,连着后面的居室。林校长晨昏可随心所欲步出卧室,到平台远眺厦门鼓浪屿景色,晨练健身,环顾西海域闪烁的海面和“员当渔火”美景,也可以在此散步、接谈、吸氧、纳凉、养花,观赏九龙江入海口的海天美景!

别墅的厅室和副楼也按林校长的需要设计,书房、卧室、琴房分配得十分合理,温馨可亲。尤其是副楼,特别宽敞,既可用于宴饮,又可与同学们切蹉,风雨无忧。别墅的花园颇有规模,各色鲜花长年开放,为林校长增添了不少好心情,浓密的榕荫,掩映着别墅的前庭和那条颇有特色的花岗石蹬道。园中休闲园心亭和曲折悠扬的小径,把别墅装扮得更有乡间情致,当忙碌一天的林校长步上蹬道俯视花园时,疲劳便可以得到释放,顿时有一种安逸的依归感,这确实是林校长独具匠心选择了一处幽静优雅,与鸟蝉共眠的桃花源环境!

林文庆在此住了16年,他在这里按照陈嘉庚的意志,运筹厦门大学的建设和发展,接待师生,处理因他提倡“读孔孟的书保存国粹”而发生的“驱林”学潮,由于他和陈嘉庚的坚持,导致欧元怀等的九名教授带了200名学生离开厦大,来到上海另起炉灶,创办大夏大学。后来又因为创办国学院的问题,发生了一大批著名教授的不和,造成了鲁迅、沈兼士、孙伏园、林语堂等离开厦大,刘树杞辞职去武汉筹建武汉大学的事件。

他还在这里酝酿制定厦门大学的“校训”、“校旨”,绘制校徽,设立评议会,实行民主治校,要求教学“切于实用,造就高等专门人才”。不惜重金聘请全国著名教授,学者来厦大任教,月薪高出全国一倍,达400圆大洋,结果许多名教授受聘来到厦大,实为一大盛事。

  林文庆特意从欧洲购买来一台钢琴,置于别墅的二楼,一有闲暇和工作紧张之余,就独自弹琴调节放飞心情。这台钢琴伴随他十多年,1937年回新加坡时寄放在夫人的娘家圃庵。后来成为殷承宗用它提高琴艺,从而走进上海音乐学院,进而在国际上得奖的基本用琴。林文庆还在这里写作、翻译了《离骚》,编辑英文期刊《民族周刊》,有时也在这里接诊鼓浪屿的中外患者,宴饮酬答朋友宾客。直到在1937年厦大改为“国立”,另派来校长后,他才依依地离开耗去他一生中最好年华的地方!1957年元月林文庆逝世时,临终遗嘱将这幢他住了16年的别墅献给了厦门大学。

  如今,林文庆的这幢山顶别墅,已残旧破败得剩下一个躯壳,门窗已经不完整,野藤也爬满了墙头,垃圾堆满了花园,住进了收“玻璃干”的拾荒者,怎么也寻找不到林校长当年的华彩和那高朋满座,纵论天下的辉煌了!遗憾,可悲……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