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field:title function='html2text(@me)'/]

十年间厦门鼓浪屿陌生又熟悉的寻梦之路

       一月份的海风,潮湿、冷冽、带着微微的咸腥,这样的味道我熟悉;林立的高楼,漠然的路人,熙攘中陡然而生的迷茫我不熟悉。

        厦门,10年前第一次踏上这里的土地,见识了海的雄浑壮阔,各色异域风情文化相结合的建筑,满眼都是新奇。念了四年书,吃惯了金包银、蚝仔煎,迷上了舒婷、顾城,跑遍了鼓浪屿的犄角旮旯。10年后再回来,拖着行李,去哪里?远远的海浪的声音,顾城又在说了“我在盼望那,沉静的港湾,我在盼望那,黄金的海滩。”扬手拦TAXI,“鼓浪屿,轮渡码头!”

        鼓浪屿从淡薄的海雾中迎来早晨。雾气散去,岛内的青壮年开始搭乘轮渡过江去岛外上班谋生,起得更早的阿公阿婆却已经拎着从岛外买回的早点蔬菜合着赶早的游客群返回岛上,靠近码头的龙头路忽然地就喧嚣了。

        鼓浪屿岛内的路其实好走得很,要看日光岩顺着上坡路走总能找到,要出岛只管循着下坡道走一定能寻到码头。不用担心迷路,泉州路、福州路、鹿礁路、内厝澳路,路多但总不至于失了方向。那些年,寻路打听舒婷在岛内的住址是我最大的乐事。现在,我没了方向。那就游游荡荡吧。

        海上花园的鼓浪屿啊,四季花开不败,随便那间的墙头巷尾,都摇曳着三角梅以及那些色彩分明或粉或紫的不知名的花。这些明丽的颜色会让人的心也不由自主地明快起来。

        穿过龙山洞,这里还保持着一份早晨的宁静。这里有我所需要的旅馆:一个足够大的花园,玻璃顶的阳光房,炭烧咖啡的甜香,悠悠哼唱着的民谣,于是我抬头看她墙上的招牌——桑其拉的花园。

        安顿好行李,便取道菽庄花园。

        菽庄花园面向大海背倚日光岩,我曾经惊叹于它巧夺天工的园林艺术,但是今天,我不是来看它的,我盼望着的是侧畔那片金黄的海滩。

        海浪今天很轻柔地摩挲着沙滩,吞吐着白色的浪花。天依旧是灰色的,衬着海也并不十分蓝,只是我仍然能感觉到那份沉静与宏大。海风很劲,游人三三两两,我踩在沙滩上,走得很轻,怕打扰了这份如诗般的美丽。背对大海,仰观一下在绿树丛中光滑可鉴的日光岩;倒退着走,看着菽庄花园延伸进大海与其融合成一道完美的风景;一低头,赫然看见我自己在这片柔软的沙滩上留下一长串深深浅浅的印迹。向前走吧,向前走,我跟自己说。于是转身,浪花中沉静的礁石滩,那盏孤独的灯塔,礁石上迎着海风两个小小依偎的背影,鲜红和淡绿!眼帘里的一切如此熟悉,恍如时间倒转了10年,什么都一样,一样的年轻一样的纯真。

        什么也都不一样了。海风让长发盖住了我的眼。海浪拍打着礁石,传出阵阵呜咽。

        冷,很冷,我都快冻透了,走吧,离海滩远远的,随便哪里。穿过鼓声洞,随便走上哪个上坡路,站在某个熟悉的拐角看墙内伸出的藤蔓花蕊,或停留在哪盏路灯下仰望灰蒙蒙的天,有雨丝飘洒,零零星星。

        许是走得累了,许是饿得狠了,找了间小店钻了进去。店子不大,四张桌子倒有三张空着。捡张靠窗的坐下,随便点了些吃喝便开始发呆。一个愣小子偏也捡我这张桌坐了。“我要和她一样的东西”。我瞟他一眼,十五六岁的小子,长得不讨人厌,只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打扰我。我很犀利地再看他一眼,他装傻冲我微笑。

        我很快用完餐,准备结账。“对不起。”对面的小子很轻声地说。“是这样,你看我没有包,没有行李,什么都没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急切,而我听得很警觉。我打量他,干净整洁,从衣服的质地和样式看去家境应该不错:“我的包丢了,我一个人,饿了一天啦!”“白食不是这么吃的!”我打算走人。“拜托,漂亮姐姐帮个忙!我不像那种人吧!”他伸开双手让我更清楚地打量他。我无声地笑。账单不贵,我替他买了单,不为别的,一顿饭而已,没人会为一顿饭骗人。

        出店门时天已经快黑了,原来我真的已经走了一天,鼓浪屿就是这么一座让人没有时间概念的小岛。我开始寻找返回旅馆的路,原来一切熟悉的地方也会变得陌生。天黑得很快,路灯已经发出晕黄的光线,窄窄的路上显出婆娑的树影。我看见自己的影子也看见身后那小小的影子。我只一心寻路,偶尔停下看看路标,发现那小小的身影也在身后停下。几次三番,三番几次,我转身,“不要跟着我!”那小小的身影停伫片刻又不紧不慢地跟随。

        巷口,转角,一树紫红的花在路灯下煞是好看,只是我无心欣赏。我盯住他:“你要干什么?”“我说过了,我包丢了”。我打断他“你可以找警察!”“这是我的第一次旅行,不该耗在派出所吧!”他可怜巴巴:“我联络过家人了,他们马上给我汇钱过来。”“哈,那就都解决了!”“可是我没有卡,我什么都没有!”他再一次摊开双手:“让他们把钱汇到你的账上,你只需要帮我垫付一个晚上的住宿费用就好!”我已经转身了。我的故地之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他紧跟在身后:“美丽的鹭岛,海上花园,钢琴之岛,音乐之乡。我要的是这个。”他声音突然高亢了,几乎把脸凑到了我的身前。我看着他,稚气的脸庞,哀鸣的双眼,那确实没有半分欺骗。

        剩下的事情好办。回我的旅馆,给那小子另开房间。安顿好他,按他给的手机号码用短信发过去我的银行账号。很快,手机短信提示网络转账到了。那小子没骗人!我忽然有那么一些开心,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是一件可以让人开心的事情。我上阳台看夜景。鼓浪屿的夜,流光溢彩,这和10年前已经不一样啦。

        电话响了,是刚刚短信过我的那个号码。电话那头自我介绍说是那小子的哥哥,那小子因为青梅竹马的女孩子背弃一起来厦大念艺术学院的约定而离家旅行。“第一次的初恋吧,心情可以理解,感谢你能这么照顾他。我明天的班机赶来。麻烦你了!”人家说得客气倒让我不好意思了。挂了电话,看着隔壁房间的灯光,那小子忽然就窜上了阳台:“哈,漂亮姐姐,我住你隔壁呢!”他笑得开心,我还在替他怅惋那段逝去的恋情。“姐姐你怎么啦?我今儿早上在海边看你,你就是这个样子,有什么心事么?”

        “跟你一样的事儿!”我笑着顶他。他忽地红了脸转头进了房间。“晚安!”“晚安!”

^_^
向上

用户评价:十年间厦门鼓浪屿陌生又熟悉的寻梦之路

  点击左图选择头像
分享到:微信QQ好友新浪微博
我爱鼓浪屿手机版2018年 52gulangyu.com QQ:87033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