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儿一起到鼓浪屿晒冬天的太阳


    女儿蹲在沙滩上找贝壳,任凭海浪在身后哗哗啦啦地响,一艘大货轮缓缓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摁下快门,记录下这一瞬间。

    放寒假的第三天,我将背包里的书本统统扔到桌上,然后装上相机、生活必需品闹女儿手挽着手出门了。我早就盼望着假期了,假期前几天晚上一直翻看关于鼓浪屿的资料,想再次踏上这个岛的愿望竟是如此热切。从鹭江道一路走来,闻着海的味道,不慌不忙地走向轮渡码头——从海沧乘车可以直达轮渡的, 但我决定提前一站下车,我不想一下子就到码头,然后再匆匆地过渡,那样未免太急了,我要给兴冲冲出门的自己一个缓冲,就像每个周末我都不按时回家一样,我都在办公室里磨蹭到七八点,然后背上包,搭车、转车,折腾个把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慢慢释放掉一周来住在单位里所积压的所有紧张。

    鼓浪屿的环岛路有6公里,一路上,女儿摆弄着相机拍个不停,就连我光脚走鹅卵石路的每个动作,都被她拍了下来。以前出门玩,因为我的相机比较专业,都是我帮别人拍,这回我终于也成了镜头里的主角了,我比《泰囧》里卖葱油饼的宝宝幸运得多,用不着去求人拍照,我的“摄影师”是我的女儿,不管拍成什么样,都不会尴尬。

    环岛路上行人不多,偶尔有一两个牵拘散步的岛上居民,小狗总是让女儿兴奋无比。有时走到海滩,女儿就飞奔下去捡一会儿贝壳,还意外地抓到一只小螃蟹。走着走着,身上暖和了,我就脱下外套,塞进女儿的背包,再拿出马甲穿上。再走一会儿,风大了,再将马甲放回去背包里,重新扯出外套来。女儿背着双肩包一路紧跟,既是“保姆”,又是“保镖”。 环岛路上的金包银、春卷、海蛎煎、铁板烧,我们都尝了个遍。我一直念叨的菠萝蜜一直到日光岩下面才有卖,一下子吃了三塑料盒,算是过了一回瘾。鱼丸、肉脯也吃了。女儿说,只要有吃的,再走几公里也不累。

    下午4点多,走完了环岛路,逛完了皓月圆,我和女儿坐在游客中心的花园里晒太阳,暖烘烘的,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古人说: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张弛结合,斯乃正道。这个假期,我给自己的任务就是,花最少的钱,晒最多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