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屿申遗的看法,发现鼓浪屿之读后感


 

 
位于海峡西岸的厦门与台湾岛隔海相望,不但是闻名遐迩的海上花园和国内旅游胜地,也是大陆人民取道水路赴台旅游必经捷径。近年来随着海峡两岸关系的不断升温,两岸间商贸往来与文化交流日趋繁荣。每年一度的98国际贸易洽谈会和国际马拉松赛,更让厦门名声雀起享誉天下。
 
厦门旧称“思明寨”;鼓浪屿曾是明末民族英雄郑成功为武装收复台湾操练水师的地方,至今尚保留许多古迹和物证。郑成功本人也是闽南泉州南安县人,今天世代定居台湾的会讲闽南话的民众,多为当年跟随郑成功去了台湾的闽南人的后代。这段特殊的史实和郑成功的民族精神,是海峡两岸人民永远难解难分的亲情之结,也是两岸人民“同祖同宗同信仰、同文同字同语言”的铁证。鼓浪屿岛上迄今尚存的日光岩水操台等名胜古迹和皓月园等景点,充满了民族精神和历史文化的魅力,深深吸引着广大旅游者。
 
 
此外,鼓浪屿在鸦片战争以后曾经沦为西方列强的公共租界,岛上才有了分布密度如此之高的欧美建筑群、教堂、学校、钢琴和洋人墓葬。才形成了时至今日鼓浪屿岛上多数居民依然虔诚笃信西方宗教的文化现象,以及恬静优雅的鼓浪屿特有的民风民习。这段特殊的历史,为鼓浪屿增添了一抹中外文化交汇融合的神秘色彩。使鼓浪屿成了别具异国情调和文化艺术韵味的特殊人文环境。 
 
作为厦门市一张亮丽的名片,鼓浪屿的沙滩海浪和旖旎风光充满自然景区的魅力,鼓浪屿的坎坷历史是一个真实的传奇,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为了深入发掘鼓浪屿人文环境的历史文化内涵,向广大游客充分展现鼓浪屿的风采和神韵,我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两位福建籍会员罗稚贞和常怀龙联手合作,为鼓浪屿的部分人文景观配以散文诗解说辞,编成了《发现鼓浪屿》这本小册子以飨游客。并请我从文化视角出发,谈谈对目前网络上争论得沸沸扬扬的“鼓浪屿申遗问题”的看法。
 

据常怀龙先生介绍:同时兼具“公园之岛、文化之岛、休闲之岛”三种色彩的鼓浪屿,历来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人文环境。单从“文化之岛”而言,鼓浪屿就有着非常丰富的文化积淀和内涵,不但包含着明清历史文化、闽南文化、闽台文化、东南亚华侨文化,建筑文化、钢琴文化,也包含着殖民地文化现象和中外文化交汇融合的“鼓浪屿文化现象”。常怀龙认为:鼓浪屿申遗的必要性,不仅在于抢救现存的风貌建筑群,更应该是为了保护鼓浪屿上全部尚存的非物质历史文化遗产。作为东道主,厦门人应主动为游客当好心灵之旅的导游,充分发掘展现鼓浪屿景观的文化内涵,陪同带领游客一起妙赏一起珍惜鼓浪屿的难得的人文环境。常怀龙说:“《发现鼓浪屿》正是从这个文化视角出发,初步作了一次小小的尝试。抛砖之举,旨在引玉也!”
 
我完全赞成鼓浪屿“申遗”必须包括为鼓浪屿重大历史文化遗产“申遗”。我认为文化的本质是创新发展。人类文明贵在交流,重在发展,难在前进。厦门必须有使命感和责任感,高瞻远瞩;把握住文化的前进方向,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努力解决和处理好以下问题: 
     
开放与交流。任何国家的民族文化要繁荣发展都必须实行对外开放和开展对外文化交流。文化的民族性,构筑了世界文化的多样性;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决定了人类文化交流的必然性。文化自古以来就是流动的,不流动就会停滞不前,死水一潭。中国自新时期以来,以东方巨人般的伟大气魄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与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空前活跃和繁荣,使中国了解了世界,世界更认识了中国。
 
毫无疑义;厦门应该敞开怀抱热情欢迎国内外游客,让国人多多了解鼓浪屿走进鼓浪屿。积极采取妥善措施,全面统筹解决好游客过多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决不能轻率地采取因噎废食或顾此失彼的做法。否则厦门文化事业的繁荣发展就会在勃勃的生机面前反而受挫不前。
     
自信和胸怀。对外开放和文化交流的广度和深度取决于我们的自信心和胸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或一个地区要开放要交流,要发展要前进,必须要有对本民族文化或本地文化的坚如磐石的自信心和雄强博大的胸怀。当我们论及民族自信心和宽广胸怀时,应力避三种错误倾向:崇洋媚外的民族虚无主义,夜郎自大的自我中心主义,狭隘的民族排外主义或狭隘的地方主义。这种错误倾向是吸收人类先进文化的大敌,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敌,也是厦门发展地域文化的大敌。 
     
中华文化代代相传,只要坚持对外开放和文化交流,始终保持坚强的民族自信心和宽广胸怀,正确处理好继承与创新、借鉴与改造的辩证关系,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具有中国特色的崭新文化就会在我们这代人手上蓬蓬勃勃地建设起来。
 
根据上述观点,我们有充分理由支持鼓浪屿申遗,并预祝鼓浪屿申遗成功!
 
(作者:国家文化部原司长、现任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会长、中国著名文艺评论家 赵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