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一起漫步鼓浪屿。
位置导航:我爱鼓浪屿 > 鼓浪屿游客影集 >

鼓浪屿野导变身成"黑商中介"商家导游地下交易曝光

2013-07-21 18:49网络浏览:我要评论

 


先前野导野蛮拍照敲诈
 
  近期徘徊在鼓浪屿钢琴码头以导游为生的野导迅速的减少,碰到游客便上前搭话的,基本是由野导原班人马转型而来的“黑商中介”
 
  他们打着“导游”的旗号,带游客逛定点商店、“展馆”,一路下来不见导览、只会推销,不断鼓动游客掏钱
 
  这伙人有2000多人,早上干“中介”,下午摆地摊,晚上再到餐馆当小工,与商家盘根错节、利益深远,已成势力。。。
 
  记者近日上岛暗访,一路上多次要求“野导”去日光岩、菽庄花园这类著名景点,但“野导”的回应始终只有一句话:“这些地方没有什么可看的,别去了。”
 
  【第一站 “百年鼓浪屿”展馆】
  野导起初十分的热情,领着记者一路走一路聊,询问记者的个人信息,却对沿途景点只作三言两语的简介,匆匆带过,毫无逗留。
  不一会儿,野导就带着记者来到一家叫做“百年鼓浪屿”的展馆。
  野导径直走到售票窗口,怂恿记者买票。见记者有些犹豫,站在售票柜台外侧的一名工作人员立刻接上话茬:“里面有三个看点,其中一个是十三个国家的建筑,还有这些国家使用的货币,都是实物模型,不是老电影。三个馆只收取120块,很划算。”
  被记者“拒绝”过后,野导的脸色由原先的“热情似火”瞬间转为“秋风萧索”,态度冷淡了许多,还不住地发牢骚:“都到了展馆,就进去看看嘛,不然就白来鼓浪屿了。”
  记者离开时,另一拨人也进来了,带队的也是一个中年妇女。
 
  【第二站 “茶博士家”茶叶店】
  几分钟后,记者一行经过天主堂,野导又提议:“走这么久也累了(其实前后才走不到20分钟),我带你去一家免费品茶的茶店,去那里边喝茶边休息。”
  于是,记者随着野导来到了地点相对偏僻的“茶博士家”。野导带着记者在店里品尝了三种茶后,店内服务员的推销活动随即展开,野导也在旁边不断附和,一直以“做活动”、“大让利”、“原厂直销批发价”等理由引诱记者购买。当记者表示要等同事一起过来再买,自己一人不愿意拿那么多东西时,野导自告奋勇地表示,她可以帮忙提,不碍事。喝茶时,记者看到两个野导装扮的人领着两批游客进了茶店。
  最终,记者没有购买茶叶,而是径直走出店门。奇怪的是,野导并没有跟着出来,而是晾着记者,到店内和一名人员“密谈”了好一阵才出来。出到店外,野导明显不耐烦了,不高兴地说:“这家茶店真的不错,买几盒试试嘛。是不是嫌茶叶太贵了?我们可以和他们再讲讲价的。”
  得到记者明确不买的答复后,野导显然恼了,在前往下一个站的路上,她不再搭理记者。
 
  【第三站 “老厦门故事”展馆】
  随后,野导带着记者来到一家名为“老厦门故事”的展馆。
  和之前一样,野导把记者带到售票处前买票,边上也冒出一名工作人员“劝说”记者入场,说:“这个馆里面有两个小馆,一个可以看到很多老厦门的故事,还有一个可以参观美人鱼,美人鱼全世界只有两条,我们这里就有一条,两个馆加在一起才60块钱。”“等于买一送一啦,进去看看挺好的。”野导紧接着补充道。
  记者依旧表示不愿掏钱买票,离开了展馆售票处。这下,野导彻底发飙了,脸色一黑,抬高嗓门,对记者吼道:“你这也不玩,那也不买,那有什么用,把20块钱给我吧,你自己该去哪去哪。”随即,她拿钱闪人。
 
  【暗访】
  当天上午,记者一身游客打扮,来到鼓浪屿。快到龙头路口时,一名身着便装、头戴帽子的中年妇女快步走向记者。“海底世界门票打折了,跟着我走,便宜。”这名中年妇女一边操着安徽口音“诱惑”着记者,一边亮了亮手里的旅游景点门票价目表,向记者介绍道:“20块钱导游费,我可以带你们去景点,门票都有打折。”
  记者向她表明只想逛旅游景点,不去商店,她干脆地答应了。
 
  【幕后】
 
  “现在还谈野导,过时了。”经过两个月来的“摸底调查”,市政府驻鼓浪屿协同管理联合执法综合整治小组(下简称整治小组)负责人对记者发出如此感慨。
  连日来,记者从整治小组和鼓浪屿旅游质监所都听说了这样的情况:近几个月来,像过去那样主要以导游为营生的野导迅速减少,如今游荡在码头广场、像野导那样碰到游客便上前搭话的,基本都是由野导原班人马转型而来的“中介”。
  早在两个月前,野导的“转型”就已被察觉。在整治小组今年5月10日出台的工作专报中,就分析了鼓浪屿乱象之一——“商家乱”所派生出的六大问题,其中“压轴”的一条就是:“黑色商业利益链条越长越粗、越伸越广,许多商家背后都有合作的拉客团队,这些团队站到台前就是野导,回到幕后就是向商家收取‘人头费’的既得利益者”。
  随着转型持续,近来,整治小组和鼓浪屿管委会也用一个新名词,给这些转型后的“野导”下了定义:“黑商中介”。
  整治小组负责人透露,“黑商中介”人数变化大,可能早上干“黑商中介”,下午就去摆地摊,晚上再到某家餐馆当小工。据统计,从事过“黑商中介”的估计有2000多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以前野导的原班人马,这也意味着里面可能有地域帮派势力的存在。该负责人说:“‘黑商中介’和商家盘根错节、利益深远,确实已成势力,且是对岛上‘商家乱’整治危害最大的一股势力。”
  鼓浪屿上的“黑商中介”是如何孕育生长的?相关主管部门要怎么整治?厦门报社将继续关注,为大家报道。
网友评论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