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困用房”被转租,租金差达数百倍,房管单


   

  记者走访福州路、泉州路、龙头路几家已被法院判决败诉、却至今仍作为商铺使用的住宅公房发现,这些住宅公房多用来经营餐饮,其中还不乏一些名声在外的“餐饮名店”。

  “住改非”是鼓浪屿上的住宅公房不经审批非法改为商家店面的现象,记者根据房管所的指引,走访了福州路、泉州路、龙头路几家“住改非”发现,这些住宅公房绝大多数都用来经营餐饮,其中还不乏一些名声在外的“餐饮名店”

  由于延续至今的“解困”性质,即便是岛上最高级的住宅公房的月租金也只要每平方米5元。与此同时,龙头路店面的月租金约为每平方米4500元。“住改非”的公房若以龙头路的商铺行情转租,之间有着900倍的差距!

不论娜雅家庭旅馆歇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这起事件折射出了鼓浪屿上店租飞涨的事实。虽然作为商用房的房租上涨是市场博弈的结果,但这场“房租上涨大潮”中,竟也不乏住宅公房的身影,这就值得警觉了。

  记者了解到,目前,岛上住宅公房不经审批非法改为商家店面(下简称“住改非”)的现象并非个例。如此改变房屋用途,再以商家店面转手出租,某种程度上说,“套利”或许可达上百倍。

  住宅公房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政府对困难居民提供居住照顾的一项“解困措施”——住宅公房以低廉的价格出租给确有需要的居民,每隔几年续签一次租赁合同,这一做法延续至今,租赁合同也变为每五年续签一次。

  既然是“解困用房”,私自改为商用自然不被允许。相关法规规定:住宅公房的承租人不得将承租的住宅房屋转租、转让、转借、空置、投资,或者通过其他方式交其他人使用;不得对所承租的房屋擅自改变房屋用途等。

  可是,在商潮的冲击下,不少住宅公房的住户开始无视这些规定,私自将房屋改造成店铺。鼓浪屿房屋管理所(下简称房管所)近期就上报了40多户“住改非”的住户。


一位市政府驻鼓浪屿协同管理联合执法综合整治小组(下简称整治小组)负责人坦言,他们在日常工作中发现有不少“或明(合同协议)或暗(私下协议)”的“住改非”公房转租,而且,如此转租获得的利益是“巨大的”。

  根据房管所工作人员透露的信息,时至今日,岛上住宅公房的月租金按照房屋好坏划分了许多等级,不过,由于其延续至今的“解困”性质,即便是最高级的住宅公房,月租金也只要每平方米5元。然而与此同时,龙头路一间12平方米的店面月租金较高的可达5.3万元,折算下来约等于每平方米月租金4500元。

  “住改非”的公房若以龙头路的商铺行情转租,5元到4500元,之间有着900倍的差距,即便中间夹着多手转租,原住户的收益依然可观。

  对此有人提出,既然房管所租赁合同中明确“住改非”违约,那么就像合同中规定的那样“出租方有权终止合同,并要求承租人恢复房屋原状及赔偿出租人的损失”,不就结了吗?

  实际操作起来,却没这么容易。

  房管所工作人员向记者“大倒苦水”:“在利益驱动下,‘住改非’的住户都比较强硬,我们没有执法权,所以碰上‘住改非’,我们很多时候靠走法律诉讼途径,也基本都能稳稳胜诉。”但是胜诉远不代表问题的解决,事实上,大多数胜诉案例都碰到了“执行难”的瓶颈,成功回收的“住改非”屈指可数。

  还有人提出“提前介入”解决:住宅公房本是“解困用房”,几十年发展下来,有相当一部分住户早已“脱困”,房管部门却无重新评估,与原住户回回续签,这就导致一些早已不需要公房解困的住户对公房进行“住改非”,倘若在续签合同前“堵”住这部分人,那么公房“住改非”的状况或许能得到很大改善。

  一位整治小组负责人说:“前不久开了次审计工作会议,我问房管单位,岛上住宅公房住户经济上处于什么状况,居然无人知道。”

  对此,房管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住宅公房是个“历史遗留问题”,由于上级部门对住宅公房一直延续着以往的政策,没有新的规定,所以作为下级的他们在执行时也只能依照“老黄历”,“要改,恐怕得从‘源头’改起。”

  但是不管怎样,公房“住改非”问题总算进入了整治部门的视野,而且被纳入到了“优先解决”的范畴。

  之前,整治小组的一份工作专报中将公房“住改非”问题拎出来,作为“商家违法经营问题”的第一大类分析。当前,整治小组在对岛上所有商家的摸底中,第一步就是对商家房屋做“产权身份认证”:是公?是私?是住宅用?还是商用?借此逐个挑出“住改非”。

  “‘住改非’公房私房都有,而且私房总体数量要比公房多不少。”一位整治小组负责人表示,但是,由于公房问题与政府间的关系更为密切,政府当做表率,所以优先拿公房开刀。

  不过开刀归开刀,最终整治效果如何,还有待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