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年杂货 - 旧物体现对简单的美追求


有年杂货门前有一株三角梅,是张元将刚搬到这里时种下的,如今正好两年。粉红的花在古城西路这条冷清的小路上,就像是一个显眼的店招,成为入们走进有年奔货时最初的焦点。真正走进店里视线反而不知道该住哪里放:不同年代的桌椅、柜子、木箱、灯具花板、碗、具、離望、旧书以及叫不出名的日用余物,墙上还挂着各种牌、老门的路牌、门牌或程目的宣传标语;藏在角落里的西洋座钟和一尊善坐像比部而居,看起像专门收放碗環的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只滴水要,看似毫无章法的排列反而诠释了何为“杂货”虽然店插也没有进行过多的装修,但琳琅满目的旧物件静静地捏着,就能给入一种平和温的感觉。
为什么国有年杂货?因为卖的都是有些年头的旧物啊。“张元将一边回答,一边为我们湖茶,身为山东人的他已经在厦门生活了十一年用他的话来说“早就被同化了",因此有人来拜访时,他也会像个老门人一样,上茶来慢慢聊。张元将是个“恋旧"之人,不管是最早的旧时光家具店、不旧物馆,还是如今的有年杂货,他显然更喜欢一门“喜旧厌新"”的生意,“找本身对旧物也比较感兴趣,以前喜欢买,买多了就会想,要不要开一间这样的店呢,而且当时觉得这个生意有利,做得成,开店的动力也就大一点。”张元将说的“当时”是指六、七年前厦门旧物风?较鼎盛的时期,“当时鼓浪屿上一些华你老房子被后代要回来了,在重新装修房子或改造民宿的过程中,有很多旧家具流到市面,大家也渐渐知道了这些有年代感的旧物。“一时间与旧物相关的事物都活络起来,旧物店、复古风的装饰风格以及以日物为生计的人比比皆是,张元将也会到老域区闲題,就是从一些日物双子那里淘些合眼绿的旧物。结束了与不辍日物馆另两位合灾人的合作之后,他来古城西路,有年杂货正式开张。“我租下之前,这里已经空置了近十年,因此租金相较于沙坡尾比较低,"张元将对我们说道:毕现在大家对旧物有一种审美的疲劳,生意不太好做,这样的相金对我而直,经营压力会小一点。
 
古城西路周围散落着不少巷子,当中不少家中破着许多旧物家什,曾经就有不少老人家到店里问他思不愿意到家里收点日物一些被他称为“一线人员”的旧物販子也是在走街串巷中淘到了不少有收价值的东西,比如经常找他鉴别旧物的双莲池街两兄弟。由于旧物的生意更多依那些散落在街巷里的老宅,而如今门这样的”源库越来越少,就像不可再生的资源,因此连这些“一线人员”都很难再海别好东西,所以需要再往其他地区导找,或是更新品类。既然玩现在旧物店的经营不像从前那么轻松,那就素性把节奏放慢,将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比如与家人相伴或是出去旅行等,张元将笑着说有年杂货的营业时间是跟着女儿的时间走的,“她放假的时候,我一般十ーニ点オ开门,晚上晚一点关门;她上学的时候,我的作息才会正常点。平时没事我也会带她到店里,在她自己的小桌子上玩游戏或画画。”如此一看,似乎也并非完全是坏事。
况且古城西路一贯冷清,除了附近上下学的学生和接送的家长,甚少有人经过。张元将每天到店后先整理库存,挑五六件日物拍照,基本都是单品,文字编辑后就发到朋友圈,“大概几分钟内就有人拍。”他说。买家主要来自江浙、闽粤等沿海城市,尤其是茶文化浓厚的地区,一些本地的设计师也经常光顾。到了下午就比较宽松了,他有时接待客人,有时打包准备寄出去的物品,有时休息或去其他店里串串门,一天就过去了。或许因为主要的销售在线上,所以他并不介意这条路的无人问津,况且商业气息越是淡薄,生活的氛围反而更充盈。
 
当经营的节奏和周围生活的节奏日趋同步,与周围人的接触也会更频繁,关于生活的碰撞也更多,对张元将来说,他不仅仅是单纯地收、卖老厦门的旧物家什,同时也藉此拼湊出老厦门人生活的模样。尤其是八十年代的旧物家什,茶几、书柜、桌椅等兼具实用与美观的家具,传递出往昔温情生活的想象。有时张元将凝视这些,会不自觉地联想起那个时代的人与物,“八十年代因为刚开始改革开放,当时的人们接受了不少国外的新思想和事物,像从前木工在打造家具时,会提供不同的款式供顾客选择,很多款式就来自北欧。”他对我们说道。
 
八十年代的日物的经典在于没有过度的浮音,因比更容易获得时下追求极简之美的八零后、九零后的好感。在张元将看来这种对简单的美追求,和当下时代过于浮的气有天。原先有的太多,各种望都有不同的商品采满足与填充,但人们并没有因北过得更好,因此人们追求简单和温度。而在有年杂货里,人们感受更多的是一和“老夏门情结”,尤其是一些与华侨相关的器物,将功用与美感协调成一个整体,就是一种对良质生活的追求。对张元将来说,在一个位于老城区里鲜少被关注的街巷开店,他更享受的是周围的生活氛围,这里人人专注于自己的生活,遇到投缘的,坐下来喝杯茶,拿着店里的件旧物,或许就能听到另一个关于老厦门的故事。
 
地址:古城西路85号 
电话:15805925126 / 13950051984
精彩推荐